蜗牛与井底蛙

Study hard; Play hard.

至远至疏至陌路④

他们在沙滩上离别墅不远的地方扎了个帐篷,一路上林新有说有笑地和王聪打打闹闹,表现非常正常。当林新看到王聪家的别墅时,惊叹道:“我去,知道你豪,原来你这么豪啊。” 王聪见他那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啧啧地叹道:“再豪有什么用,还不是照样和你这土狗为伍。” 林新没生气反而贱贱地笑道:“苟富贵,勿相忘,你可不能嫌弃我啊。” 王聪无奈地笑道:“哪敢啊。”

 

林新说他以前从没睡过帐篷,今晚要试试,问他周围安不安全,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便卷了铺盖往帐篷里搬。王聪也随他一起过来了。

 

晚上他们望着漫天的星星,林新感叹道:“这日子可真舒服。” 王聪笑着说:“你喜欢,以后我们常来。” 林新嘿嘿的傻笑两声,躺倒下去。面朝星空,眸子里似乎不停的闪烁着光。王聪俯看着他,觉得内心非常地充实安稳,于是也躺了下去。两人默默无言,空气中满是静谧祥和。

 

早晨,第一缕阳光铺在了他们脸上,王聪立马坐起来,摇醒身旁的林新:“猪,起来了,你不是要看日出嘛。” 林新听罢,也一个鲤鱼打挺地翻起身来 ,海天相接的地方,太阳露出了红红的温暖的弧线,然后慢慢地变成个半圆。王聪指着远处的水面对林新说:“你看,那倒影老长老长的,像不像阳光大道啊。” 林新噗嗤的笑道:“像极了,沿着它走说不定就可以走到太阳里去 。”

 

笑着笑着眼角流下泪来。王聪急了,关切地问:“怎么了?”

林新哽咽了一会儿,缓缓道:“我爸妈分开了,他们说我大了......” 后面的话林新没再说,他拼命地压低了嗓音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身子却在不停地颤抖。

 

王聪这下全明白了,他第一见林新的时候,就是在哭。但现在这样拼命忍耐不甘的样子,王聪以前没看过。他凝视着这个发颤的家伙,觉的无比心痛,似乎是出于本能,他抱住了林新,亲吻了他的眼角、嘴唇。林新有点呆愣了,望着他,眼中满是泪水,那些滚滚滴落的泪珠,仿佛有无尽的引力要把他拖入冰冷的深海中,只有王聪是暖的。于是他闭上了眼,停止思考,让他温暖自己。

 

回去的时候,林新一路沉默,没有看王聪一眼。王聪谨小慎微地观察林新的一举一动,每一个表情,却一无所获。林新到家的时候,只和王聪说了声再见,转身便走了,留着王聪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 

王聪知道林新从来不是一个狠心的人,他在十岁的时候,为了帮自己这个陌生人,陪着自己在这座城市游走几乎整个暑假。但他害怕极了,他害怕自己冲动的行为彻底伤害了林新,他刚刚失去了自己原先完整的家,现在又失去了长达八年的兄弟,一想到这儿,王聪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。

 

林新躺在床上,怔怔地看着天花板,他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一夕之间,物是人非。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爸妈,面对这个家;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王聪,面对这段友谊。此刻,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他一个人,而他最亲最近的人们全都变得陌生起来。他不想看到他们,越是离得近,这种陌生的感觉越让他觉得可怕。他想逃。对!他想立刻逃离开这里。

 

林新联系了一些学长学姐,打探了下情况,就搬到了学校附近。王聪的返程机票已经过期了,却一直在等林新的消息,最后从林父那里得知,林新已经走了。三天后王聪也回到了英国。

 

林新在整个大一都非常颓废,抽烟、喝酒、打游戏、甚至约炮,最后差点被劝退学。学校给了他最后一个机会,林新觉得考试前的那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努力的日子。走过这个坎之后,林新想了很久,他想给自己一个机会,一个勇敢直面而不是只知逃离的机会。

 

时隔一年多,他再次登上王聪给他申请的那个账号,在唯一一个分组中有唯一一个头像在跳动。他双击那个头像,全是王聪的留言: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你生气了就说,打我、骂我,都行!别把自己别憋坏了。”

“我还没走,你什么时候想见我了,我就去看你。”

“我等了这么久,你是不是决定不理我了……”

“你去学校了啊?你住哪儿呢?”

“你他妈有病啊!搞的好像我强奸你一样!你要这么不情愿,当初怎么不说啊?现在倒急着立牌坊了?全世界就你他妈干净纯洁 !恶心人不!”

“对不起,我喝多了。”

“我现在在伦敦,刚下飞机就想你了……”

“考试考砸了。”

“我真的好想你,你是不是不用这个号了……”

“对不起,我错了,你原谅我好不?”

“今天,伦敦彩虹游行了,哈哈!”

“我新学了一道菜,又好吃又好看,你瞧~”

“我跟朋友去冲浪了~好刺激啊!”

“今天我又完成了一项壮举 (*≧▽≦) ”

“我回来了”

“我走了”

……

 

林新看着他一长串的留言,内心翻江倒海。又点开了他的说说,鼠标上下滚动浏览起来,放心地笑道:“还是挺有精神的,幸好你过得不错。” 接着又点开相册,在最近半年多的时间线里,都有王聪和一个女孩的照片。“这么漂亮的女孩,眼神却不太好。” 他又重新回到对话窗口,来回地翻动王聪的留言,默默得眼泪掉下来。他一会儿哭,一会儿笑,最后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哭还是在笑。


十二年前,他说,我叫王聪。

十二年后,有很多人在不同场合告诉刚出道的自己,那个人,叫王聪。

不过一场错过,终至陌路而已。


至远至疏至陌路③

每年暑假,王聪都会来找林新,虽说他们总是短到半年长到一年见不着面,但每星期在网上互动,让他们对彼此的近况从不陌生。

 

这天林新约了王聪去游泳,因为林新是个旱鸭子,所以近段时间王教练是带着使命下水的。

 

林新刚下水的时候不住的说水里好冷好冷,王聪叫他活动活动身子就暖了,但他却死死地抓着沿岸不松手。 王聪着实拿他没办法,毕竟十几年来第一次下水,紧张在所难免。所王聪也难得的好脾气了一阵,他让林新牵着他的手在水里走,慢慢的适应水中的感觉,先是沿着岸边来回了两趟,再慢慢的往中间靠。水其实不深都没没过肩,但林新却死死地抓住王聪,走得无比小心。就这么来来回回地走了十几趟,林新总算克服了对水的恐惧。

 

“操,你总算肯放手了”,王聪忍不住地抱怨道:“我都快被周围的人盯死了......”

林新低着头,愧疚的傻笑着,也不说话。王聪见他那样,舀起水就往他脸上泼,等林新反击的时候,他已经一头钻进了水里,迅速地潜游到林新的身边,掰起他的腿,林新立马失去了平衡,向后倒在了水里,水面上是王聪猖狂的笑声。

 

林新决定参加艺考的时候,王聪觉得,他脑子烧坏了。

“小新,不是我想打击你,你脑子笨、记性差、身无长物、还长得这么丑…”

“去死吧你,你撒泼尿照照我两谁丑啊。”

“不是,就算我长的帅,也不能证明你不丑啊。”

“懒理得你,债见!”

“喂喂喂喂,有你这么忘恩负义的嘛。你还记得是谁每年暑假帮你写英语作业,又是谁在你高三之前拼了命地帮你补习英语,作为你人生各方面的导师,我是为你好才忍不住提醒你。”

“呵呵,我脑子笨,还记性差  ( ^_^ )/~~拜拜啦”

王聪很无奈,但是作为林新最好的哥儿们,必须在他遭受人生重大挫折的时候当他坚强的后盾,王聪对自己如是说。

 

“我考上了!!!!!”

“What the fuck ( ⊙ o ⊙ )!( ⊙ o ⊙ )!( ⊙ o ⊙ )!”

“你那边课上完了就赶紧给我回来吧,论文啥的在国内交也可以,考试嘛在大使馆考也是一样滴,哈哈哈哈!!!”

“(⊙o⊙)…”

 

王聪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,林新叫他回来,他就赶紧订好往返机票,逮了个课少的时间飞了回来,他觉得可能是这些年来为林新的学习娱乐操碎了心,所以有了一种家长心态:恩,自己的孩子考上大学了,是该回去看看了~

 

王聪本以为林新会在他面前一个劲地嘚瑟,但当他看到林新愁眉不展一脸阴郁时,王聪莫名得很紧张。他走到林新面前用手拍拍他的肩,安慰道:“小新没事的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” 林新咧咧嘴,勉强地笑笑。


好一会儿,还是林新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:“我们明天去看日出吧。”

“明天? 现在出发可能有点赶不及。”

“那我们明天出发,后天就可以看到了。”

“好的,我去安排,你啥都不用担心。”

“恩。”

又是一阵沉默,王聪就静静地陪着林新。在林新开口之前,他不知道说什么,也不知道做什么,但只要可以不让林新感到孤单就好,他非常庆幸自己回来了。


至远至疏至陌路②

一个半月,林新和王聪顶着暑期的烈日骄阳,穿梭在大街小巷。王聪也做了他所能做的,他登了报、发了悬赏、联络了所有的宠物店和兽医院,但依旧一无所获。

 

几天前林新开学了,再过不久他也得回新加坡上学,晚上睡觉时,他的脑中总会飘过这样的念头,他可能再也见不到他的猫,再也无法把它放在腿上,再也没办法被抓伤后佯装发怒的瞪着它。默默得,泪水浸透了枕头,第二天白天他又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搜寻着那只棕色的小身影。晚上林新会陪着他一起没有任何目标的瞎晃,他们已经失去了信心,却还需要时间去接受。

 

王聪临行前一晚,林新当着他的面哇哇大哭,王聪被他哭得心烦意乱,怒斥:“你他妈真是个爱哭鬼,认识不到两个月,就哭了两次。” 林新却不管他说什么,拼了命的只管哭,王聪被他惹得这么多天的伤心像决了堤似的喷涌而出。此刻有人分享他的悲伤和眼泪,一点也不孤单不羞耻。

 

王聪起飞前,给林新打了电话说:“白痴,谢谢你!” 然后他看着这座城市慢慢地变小,在内心又一次告别了他空荡荡的家,他失踪的猫,还有他新建立的革命友谊。

 

王聪圣诞节回国后一见到林新,就把他抓去网吧申请企鹅号。

林新哀嚎:“我可是一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啊,从来没进过网吧,更不知道什么企鹅号。”

王聪蔑视地白了他一眼:“长江后浪推前浪,现在小学一年级都开始上网了,你他妈再不快点就等着被拍死吧,到时别说哥不捞你。” 边说边用他的号加了自己好友,为了以后不湮灭在他的众多好友中,特意给自己分出了一个组。

林新一开始,为了证明自己光辉伟岸的正义人格,是表示拒绝王聪那一套歪门邪说的,毕竟家长老师们谆谆教诲,有多少前途光明的有志少年,被网络中的牛鬼蛇神给击倒,埋葬了青春,甚至丢了性命。

但就在林新进入到游戏中心后,他狠狠地拍了王聪一个巴掌:“你丫太不够哥儿们了,这么有意思的东西,等了半年才告诉我,让我无故损失了多少美好时光啊!”

王聪心想,MDZZ。

 

星期六

北京时间 10.08 伦敦时间03.08  

“我找到了个好玩的新游戏,链接发你,一起来打啊Y^o^Y ”

伦敦时间 09.22 北京时间16.22

“我来了” 

“人呢…还在吗…”

 

星期天

北京时间 13.11 伦敦时间06.11 

“握草,那么晚回,昨天那时候我已经回家了。”

(十分钟后)“不在吗?”

伦敦时间 08.55 北京时间15.55 

“卧槽你妹,你他妈能长点智商波,我这里一大早的,谁他妈在线啊,你要么早点要么晚点,七小时时差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

星期六

北京时间 14.07 伦敦时间09.07

“在?”

“在!”

“总算说上话了~>_<~ ”

“那得多亏我早起”

“你几点起的”

“…五点多…”

“(⊙o⊙)…你现在几点”

“你没长脑子不会自己算啊 九点多”

“好吧 那我们不说废话 开始打吧~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..嗯”

 

从此以后林新和王聪约定了一个时间,过上了长长久久的线上宅男生活。他们嘴炮、打游戏、看动漫,有时候王聪有的资源林新没有,于是王聪开启了新的字幕组的大门,并成为了一名辛勤的搬运工。

至远至疏至陌路①

宴会上,有人指着远远的他,告诉林新,那个人就是王聪。

之后她说了什么话,再也飘不进林新的耳朵里。

 

林新第一次见到王聪的时候,正在嚎啕大哭,同时嘴上也极不干净的在骂天骂地。所以当他发泄完回过神后,看见已经震惊到呆滞的王聪,他的内心是崩溃的。此刻地洞已经不能满足他,他希望自己能够缩到地心去。

 

王聪看着林新的表情由惊讶、羞愧、愤怒到心如死灰,他觉得他该说些什么 来打破此刻尴尬的四目相对,于是他开口道:“你好” ,顿一顿,又犹豫地低声补充一句:“我叫王聪”。 不过他不明白地是为什么自报家门后,对面的家伙会像败狗一样落荒而逃。

 

林新蹲在警察局的小角落,趴在凳子上边写暑假作业边等爸爸。突然进来个火急火燎的家伙,他家的猫丢了,到处都找不到没办法了只能来警察局报案。他说:“警察叔叔,求求你们帮帮我吧,求求你们了。”

 

林新扭过头去一看,头埋的更低了,心中诧异道:“这不就是前天那家伙吗,真是冤家路窄啊,决不能让他看到我。” 但耳朵还是忍不住的偷听那边的动向,只听他各种云云:他家的猫长什么样子,多乖多可爱,还不忘把照片拿给大家看,又说什么有困难了就找警察叔叔,拜托啦,最后低声喃喃道家里就这只猫和他最亲,爹妈都常年在外见不到,他绝不可以把它弄丢了。说着说着,有点带鼻音,但是无论他再怎么好说歹说,也无法让警察立刻行动,去寻找这只失踪猫口。最后他有些绝望悻悻地走了。

 

林新也不知道自己是吃错什么药,竟然就这么跟着他走出来,并且鬼使神差地表示要帮他一起寻找。王聪刚刚遭到了无情的冷遇,内心本一片荒凉,此刻林新的自告奋勇就像春风拂面一样,王聪忍不住冲过去一把抱住他,嘴里不住地道谢。


聪聪的捡肥皂俱乐部→_→

爱很克制

王聪用行动表明了他的诚意,虽然有时候,他实在忍不住,还是会撩,却已经很隐晦很隐晦了。他一直用行动在等,等的不仅仅只是一个答案,而是林云和他自己。

 

林云虽然动心了,却从来没有告诉过王聪,因为他看不出,一句我爱你,又能有多大的意义。他的生活还是离王聪很远很远。那三个字,除了带来更深的渴望,延伸出更多的念想,所产生的幸福快乐,远远不及它所产生的烦恼,以及欢喜后面对现实时所产生的空虚。

 

虽然林云从来没有对他表白过,但是王聪还是能从他的语气表情眼神里察觉到。王聪曾是一个把感性外露的人,却格外地理解并体谅林云的这种理性。所以这种沉默亦成为了两个人的默契,无声胜有声。

 

他们都在变,表面上变得越来越冷静,冷静到看似疏离,内心却靠彼此越来越近。他们共有一个梦的花园,里面充满阳光,莺飞燕舞。这个梦太美好,又太脆弱,需要他们花数倍的心力去抵达,去经营,去维系。他们不确定是否有那么一天,可以实现这个梦,但此刻他们在路上,努力前行。


爱很克制

林云家的沙发前,林云还震惊地坐在地板上,王聪递给他啤酒。

“你特么不会是想把我灌醉吧?”

王聪一边说着“喝不死你”,一边又给他递了咖啡。

林云还是接了那瓶啤酒,这也让王聪心里放松了些。

王聪坐在了林云身旁,两人间却隔了一只手的距离。

 

客厅里只有他们开罐喝酒的声音,以及对面大楼传来的些许微光。两个人不近不远地挨坐着,一片静谧。打破这这一切的是王聪:

“你以后想跟什么样的女人结婚?”

林云稍微有点小惊异,答道:“当然是我爱的女人啊!”

“废话,你能回答点有建设性的东西吗,真受不了和傻子说话”

“…… 我爱的也爱我的人,不用很漂亮,清秀就行,温柔大方,对我和我们的孩子很好,也会有小矛盾,但我们彼此都互相理解,有说不完的话,有共同的爱好。我们在一起很幸福,我们的家也很温馨。”林云在说这段话时,无限的向往,声音里也透着柔情,所以当他听到王聪的话时,真想懒得搭理他。

“那你这辈子都别想结婚了。”王聪毫不客气地泼出好大一瓢冷水。

“你咋知道呢?世上60亿人,她说不定就在哪等着我呢,我一转角,就开启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。”林云不服地愤然道。

“兄弟,不是爸爸打击你,你这完全是童年创伤,所以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想。”

“不切实际就不切实际。”

“都不实际了,你如何跟现实中的姑娘结婚啊!”

“哼,不结婚就不结婚。”

“所以啊,你看,你不结婚,我也不打算结婚,人生路漫漫,我俩何不相互照拂一下?”

“你丫的给我滚!”

“你别说不过就动怒撒,我只是觉得你比较缺爱。”

“再怎么着又能关你啥事?”

“我也不想啊,但偏偏爸爸对你有源源不绝的爱,止都止不住,你知道,严防死堵可是会决堤的,我不能这么对自己,哎~”

林云已经一脸无语,满头黑线地看着王聪,可惜太暗了王聪看不清。

 

过了晌久,他们再没说过一句话,屋内又恢复了沉默。林云掏出一支烟来,想要缓缓自己乱作一团的思绪。他静静地吞云吐雾着,好一会儿才整出一翻话来。

“我有一件很心爱的东西,放在桌边,如果这时候走近一个人,一不小心将它撞碎了,那我能怪谁呢?除了怪自己没把它收藏好,我能怪谁呢?我再痛心疾首,出离愤怒,又能怎么样呢。碎了还是碎了,我若抓着别人不放,旁人也只觉得我矫情,得理不饶人。”

“不就是这样吗?这世上很多自己视若生命的东西,对别人而言却一文不值,所以也只能自己来保护啦。”

林云顿了顿,王聪已经知道他什么意思了,他希望林云不要再说下去,但他还是听到了林云糯糯的声音,声音里夹杂着忧伤:

“我跟你不一样,你在意的东西不多,活的很潇洒,可我在意的东西却很多很多,珍惜的向往的也很多很多。”

 

是啊,是不一样,可还是爱啊。王聪正开车回去自己的住所。这只狗还真是出息了啊,也学会跟他讲起道理来啦。对于今晚的见面,王聪是非常满意的,林云依旧对他坦诚相待,并且让他知道了他们此刻的分歧点在哪里。我改,所有我对你做错的我都会改,谢谢你今天没有拒绝我,谢谢你让我知道我们哪里不合适,我会把它改的合适的,所以我还有机会对不对。

 
 

爱很克制

林云得知王聪的心意,源于那次公众危机。王聪出现在他面前时,他简直气疯了,啥也不顾就破口大骂:

 

“草泥马,你特么是神经病吗?发什么疯?得了狂犬病,就赶紧去吃药,别出来乱咬人。”

王聪低着头,一阵沉默。

“你丫的咋不说话了,你丫的不是特能,死的也可以给你掰成活的吗?现在咋就哑巴啦?”

王聪默默的抬起头,幽幽地看着林云,把林云看得内心一阵咯噔。

“我不是故意得。”

林云心中怒吼道“你特么就是有意的!”不过看到王聪这么别别扭扭地难得开口说话了,他也只能强忍下心中的怒气,尽量让自己平复到可以交流。

“你说你是不是在炒作?”林云的声音中还是难以抑制地带着些烦躁。

“不能。”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,你这么撩啊撩得时不时作个大得,你特么总不会是在勾引我吧!”

 

听林云这么一说,王聪的脸上倒是少了些阴云,刚才的挣扎彷徨隐忍犹豫全变成了迷惘,他直直地看着林云,仿佛想要看透他,看透他的心。突然,毫不自知地,他拽住林云的衬衫,猛地把他拉下,吻了上去。

 

林云虽然比王聪高大,但此刻整个人已经懵掉了,石化在那里,直到王聪放开他,他才像被主人放过的小动物一样,糯糯地站着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

 

“是!”他听到了王聪斩钉截铁地回答,却反应不过来。

“我想我是爱你的,虽然你有很多地方我不喜欢。”王聪本来就是一个很直白的人,尤其在关于王聪自身的问题上,更直白。

 

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林云却消化了半天,最后只能将所有的情绪,化为一句吐槽:“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…”


爱很克制

林云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没有姓名提示,只是一串号码,却是无比的烂熟于心。林云犹豫了几秒,几秒却仿佛许久,这才缓缓地拿起了手机。

 

“狗杂,南方下雪了”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,夹杂着兴奋。

“去,没见过世面,幼稚!”

“幼稚尼妹,谁没见过世面,要是赤道有了春夏秋冬,你特么能不兴奋。这叫物依稀为贵”

“是是是,我们北方的雪不值钱不值得兴奋。”

“有自知之明就好。那你什么时候回上海?”

原来绕来绕去,还是为了这一句。“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过完年回去。”

“操!过完年回来直接开工?你不是没事了吗,在家不无聊啊”

“没办法,谁叫我是沈阳的荣光呢,我们大沈阳人民都爱窝啊!”

“滚滚滚滚滚,爱尼妹,我开黑去了,你来波?”

“这必须滴~”

 

他们撸了一把又一把,渐渐得外面亮起了万家灯火。没多久,林云的爸爸来喊儿子吃晚饭了。

 

林云不得不和王聪打句招呼,“老爹发话了,再不去吃饭,就要被关小黑屋了”

“哦。”一个字似乎等了很长时间,隔着千山万水。

“那…你晚餐咋整呐?”还是没忍住问。

“晚上叫几个朋友出路喝一路”这次回答得很快。

“恩,我走啦…”

 

林云拿下耳机,却并没有起身。问了又如何,就是关心吗?真的关心,你会做什么,会飞去他身边赶在年末陪着他吗?

 

晚饭的时候,和家人在一起,林云吃的很开心,常年在外,一年可能就见家人这么几天,他很珍惜这样的日子。他知道父亲也希望他这些天可以好好在家,一家人在一起。

 

然而睡觉前,独处时,却又不禁想起远方的他。他现在会是一个人吗?和朋友在一起开心吗?

 


入坑精分

自从入了葱芯的坑,看文的时候真的是好希望他们在一起的⁽⁽٩( ´͈ ᗨ `͈ )۶⁾⁾

然后看真人微博的时候,总要不停地提醒自己他俩是直男嘴炮损友好哥儿们,要克制,圈地自萌尼懂不懂(。•ˇ‸ˇ•。)

我TM要精分了( ´•̥̥̥ω•̥̥̥` )